和我们一起放飞理想吧!
  • 本栏最新文章
摄影专辑AD
  • 本栏推荐文章

视频+全文)央视《军迷行天下》 揭秘禹城大战:山东抗日战争最后

时间:2021-09-29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禹城,山东省德州市下辖的一个县级市,是“中国千年古县”之一。相传四千多年前,大禹率众治水在此导河入海、大功告成,禹城也因此而得名。

  不过军迷张杜娟这次来到禹城, 却是为了探访一场鲜为人知的战斗。 1945年底, 在日本宣告无条件投降三个多月之后,八路军在禹城地区与日军展开了一系列战斗,当地人称之为“禹城大战”!

  主持人杜娟:“我身后的这座车站叫禹城车站,它位于山东德州的禹城市,从外观上看,这座火车站它并不大,但是旅客络绎不绝。”

  自上世纪初,天津到南京浦口的津浦铁路建成通车,一百多年来, 禹城车站一直就是中国东部地区纵贯南北铁路干线上的一个重要节点,也因此见证了百年来的历史风云。

  距离新火车站几百米之外的这几座房子,就是禹城火车站当年的旧址,如今早已废弃,站台也早就拆除,不过眼前门洞上还依稀可见“禹城站”三个字。

  军事文学作家陈璞平:“这火车站大概是1911年德国人修建的火车站,日本人来了以后就延续用了,这个建筑物盖得非常结实,到现在尽管不用了,还是有大框架。这叫‘票房子’,当年从这进火车站,检票的‘票房子’,其他的都没有了。”陈璞平多年潜心研究自己家乡的历史。

  陈璞平:“当时驻守火车站的日军有798人,清一色的日本人、日军,还不包括县城的,就单单驻扎在火车站的,因为当时县城里面还有一些,一共1000多人,整个禹城范围内1000多人,所以禹城大战一共歼灭了1000多人。当时驻守在这的是798人。”

  根据陈璞平的介绍,日本投降后, 反动派为了抢占胜利果实,扩大地盘,命令各地的日军不准向八路军、新四军等抗日武装缴械投降。

  陈璞平:“这就是当年日本鬼子的兵营,你看底下(这么大),这儿还有圆形拱形的,这是原来的建筑物,现在废弃了。这边是兵营的正面,这都是日本鬼子的兵营,(好多呀),还有地下室。”

  主持人:“我进到这个‘兵营子’里面看一下,原来这个房间的结构是什么样子的。门槛比较深的,整个这个大的兵营被分成了这么多这样子的小房间,它看起来很有百年以前我们在影视资料和图片上看到的那种建筑风格,它现在已经比较破败了,但是当时确实是日军曾经在这里驻军。”

  作为贯通南北的交通干线,津浦铁路必然是侵华日军重点控制的区域。在禹城驻扎期间,日军的主要兵力就是依托禹城火车站和周边的城镇建筑进行驻防,为此他们曾在附近修筑过许多军事设施。不过,今天能看到的只有眼前这座旧水塔。

  陈璞平:“这个水塔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日本人修建的,平时是供驻地的日军(饮)自来水用的,生活用水,战时它就是一个军事制高点。”

  这座几十米高的水塔,原本是日军为保证火车站供水需求而修建的。然而到了1945年,由于构造坚固,易守难攻,便于发挥火力,这座水塔竟成了日军据守的重中之重。

  主持人:“这已经把门给咱开开了,我们就直接进了。我还是第一次看水塔的里面,好高呀,这个墙上四周很密集的有这么多小窗孔是做什么的?”

  陈璞平:“这个窗孔应该是透风透亮用的,但是你看低的这几个窗孔,这是当年我们打火车站的时候,就应该是他的射击孔。”

  抗日战争时期,即使是土木砖石结构的炮楼,缺少重武器的八路军,想要攻占也是非常不易,而眼前这座水塔由钢筋混凝土筑成,对于八路军攻坚战斗造成的困难可想而知。

  陈璞平:“咱们过来看看,当年我们八路军攻水塔的(爆破)位置,你过来看,就是这个位置。当年我们八路军的爆破手,用了40斤炸药,本来想把水塔炸掉,结果就在这炸了个小缺口,就是这个位置,(这块用水泥补上了),纹丝不动。”

  如果没有陈璞平的介绍,军迷杜娟实在无法将这座水塔与那场发生在日本宣布投降以后的战斗联系起来。当年那场战斗究竟因何而起?战况又具体如何呢?

  为了弄清楚这些问题,杜娟和陈璞平专程来到了山东省档案馆,重点查看有关禹城大战的历史档案资料。在档案馆系统里,军迷杜娟查到不少关于1945年禹城大战的记录。在这份由当时八路军渤海军区汇编的资料里,记录了当时禹城地区日伪军的详细情况。

  文件资料显示:车站原住(驻)敌人约七百余,十九日调济(南)四百集中,现有敌人三百余,重机二(挺),炮二(门),轻机十余(挺),弹筒十余,并分驻张庄车站卅余,重机一(挺),轻机弹筒一。除此以外,这份1945年11月15号刊印的文件中,还详细记录了驻城关和车站的伪军及装备情况,情报工作细致入微。

  陈璞平:“所以说两军对垒,针锋相对,他()非常关注,我们看到的材料也是,密切关注我们八路军的动向。当然我们对日军了解更详细,你看我们掌握的日军这个情况,驻军情况,禹城的伪军多少,日军多少,打仗之前情况摸得很透。”

  从我军的这份情报资料看,当时驻禹城火车站的日军,加上县城及其周边地区,日伪军总兵力确有千人以上。他们的编制齐备,装备精良。为了消灭这伙拒不投降的顽敌,八路军又调集了多少部队参加此次战役呢?

  陈璞平:“这份资料是方面,当时山东省政府政务厅,就是方面的。你看,汇编日期是民国34年12月24日,也就是1945年的12月24日,就我们禹城大战的前夕,它对我们渤海军区八路军的描述,赖金池部4000余名着黄色服装,齐全,于29日晚将禹城车站以东之铁轨破坏5节,后向临邑县境一带“窜去”。说明是1945年的十二月二十几号,我们八路军已经是在禹城这一带活动了,整装待发,这已经进入最后阶段了,已经逐渐靠近了禹城火车站,周边的据点全部拔掉了。通过的情报也印证了,当时我们是大军压境,已经把火车站基本上包围了这样一个状态。”

  这份文件提供的仅是1945年12月24日前后,八路军在禹城地区兵力的调动情况。仅此一部,规模已数倍于当时驻扎在禹城的日伪军。而根据相关资料记载,从1945年12月初外围作战开始,至1945年12月31日禹城大战结束,八路军连续作战近一个月。

  先后投入的部队包括特一团、特二团,警备六旅十一团、十二团,还有平禹县大队、齐禹县大队等大量的地方武装和民兵,无论是战斗双方投入的数量,战斗持续的时间,还是作战的地域,这场发生在禹城地面上的战斗,绝对算是一场大战。

  闪烁的寒光,讲述着这把军刀罪恶的过去。根据资料记载,当时驻守禹城的是日军渡边师团山谷大队。这是一支建制完整、武器精良的精锐部队。

  陈璞平:“从这把刀的质地看,应该是一把尉官刀,尉官刀是铜把,因为禹城大战的时候,我们光日军的上尉大尉,就俘虏了5个。所以说我们认定它是一把尉官刀,我觉得还是没有什么疑义的。当时日本驻禹城的最高指挥官叫山谷,山谷是个大队长,大队长在日本的军阶里面,他本来应该是个少佐,但是因为这个山谷当时还是大尉,还没提上去,但他的级别是少佐的级别,他职务上去了,军衔还没上去,还是个大尉。”

  根据纪念馆提供的线索,这把军刀的捐赠者是参加过禹城大战的韩同营,这把军刀就是他带领战士们缴获的,如今老人已经去世。我们在禹城市南陈村见到了韩同营的儿子韩自昌。

  韩同营的儿子韩自昌:“就是在王寺庄车站,鬼子想跑了,都跑到那边儿了,在这个王寺庄车站都聚齐了。鬼子两个碉堡,一营上去,牺牲了好几个 ,打死敌人20来个,死的人忒多,团长着急,科长政委也着急,俺爸就上了,亲自要求的5挺机枪,加上我6个人,我带着他们上去。”

  韩同营,抗战初期加入,1945年,他带领起义部队改编为渤海二分区直属独立连,韩同营任连长。参加禹城大战时,韩同营接到的任务是率部攻打位于禹城东南方向的王寺庄火车站。这里也是驻禹城日军重点防御的地段之一,拥有较为完备的防御工事。身为连长的韩同营自告奋勇带头上了火线。

  韩同营的儿子韩自昌:“他说你给我好机枪,抱着那个炸药包,轰,轰,都给它轰了,人家一看,遇到八路军的正规军了,增援,飞机、铁甲车,俺父亲说,别管飞机,先炸它铁甲车,上去掀开盖,使手榴弹,枪打不透,就咣咣的扔手榴弹,就把那个铁甲车给它炸了,两个铁甲车,炸了飞机了不得,他说趴下吧,都这么趴下了,他是带着5个人去的吧,还剩他4个。”

  韩同营缴获的军刀记录下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根据资料记载,在禹城大战期间,像王寺庄火车站战斗这种规模的,大大小小的战斗,先后有二十多次,它们都属于禹城大战的一部分。

  在距离县城5公里的果林村,杜娟还见到了82岁的陈子祥老人,他是如今还能找到的禹城大战为数不多的见证者之一。

  禹城市果林村村民陈子祥:“反正我那时候小,也不让出门,有5六岁,就在家里光听枪响。机关、枪步枪,整个村儿的房上,后面都是枪。打完仗没了事光知道拾饼干去,拾炮壳子弹壳,炮壳多,一堆一堆的。打完以后八路军叫送伤员去。俺家有那个大车,花轱辘大车,俺爷套上了那个车,上北边往王寨送伤员去,我光知道这些事儿。”

  根据陈子祥老人回忆,当时村子里的这片玉米地,曾经是津浦铁路的护路沟。日军从禹城车站向果林村方向逃窜,就是在这个沟里被八路军歼灭。

  禹城市果林村村民陈子祥:“原来就是一个土沟,铁路就在那儿,这是公路吧,公路东边就是铁路,护路沟是顺着这个铁道来的。鬼子那时候吧,就在沟里向南窜,八路军就在这儿截住他的打他,原来这个沟还深,现在种庄稼土都垫起来了。”

  在高处埋伏的八路军对付沟里仓皇而逃的日军,可以说是瓮中捉鳖。据陈子祥老人回忆,在果林村被歼灭的日伪军就有二百多人,整个村子都喜气洋洋,自那以后村里再也没有闹过鬼子。老人的这段回忆,很有可能就是在禹城地区负隅顽抗日军的最终下场。

  主持人:“现在我们是在山东省图书馆的缩微部,工作人员给我们提供了《渤海日报》和《大众日报》,我们来看看是不是有关于禹城大战的记载。这是12月份的《渤海日报》第713期,津浦前线我军攻克禹城外围两据点,记载禹城大战频率还是很高的。”

  陈璞平:“我们到了攻克火车站的时候,到了最后了,前面就开始在打,所以说它日报上陆续的都有,一直在报道,很密集的在报道。”

  山东省图书馆历史文献部副主任唐桂艳:“这个屋子是我们山东省图书馆历史文献部的一个展厅。我们馆收藏的革命文献有1万多册,包括咱们的禹城大战。这本小册子也很珍贵,就专门记载了你们要找的,发生在山东的,抗日战争时期很重要的一次战役禹城大战的经过。”

  这本编写于1945年的小册子,距今已经七十多年了,如今被完好地保存在山东省图书馆,成为历史文献部的镇馆之宝之一。

  陈璞平:“这可是宝贝,你看《禹城大战》这部小册子是当年渤海军区政治部编印的,这个封面上还有一幅画,铁流作,铁流画的画,应该是当年的一个画家,八路军战士端着枪,在铁路爆炸,看着很激烈,这是铁路,铁路线很形象。”

  封面上的这幅漫画,以当时的视角,真实地反映了战争的场景,惟妙惟肖。八路军战士们精神抖擞,将敌人从铁轨上赶下去。翻开手掌大的小册子,这些当时的文章,有以军区名义发出的,有的出自于战士之手,还有的是记者所写,共计36篇。

  主持人:“看一看里面记录了什么内容?禹城大战的目录:战士们的热望、要求打主攻、军区袁司令谈禹城战役(袁也烈司令员),军区司令部发表禹城战役公报,这是以司令部的名义。发表这样的一个东西,里面收集的很全。这还有张玉晶带彩追杀,那张玉晶肯定就是个战士。”

  小册子中,这篇军区袁司令谈禹城战役,是袁也烈代司令员答记者问的一篇文章。他详细地介绍了作战背景经过。

  袁也烈,时任渤海军区代司令员,1955年授少将军衔。带着崇敬之情,几经打听,杜娟在北京见到了袁也烈将军的儿子袁渤阳,他说起了父亲讲过的禹城大战。

  袁也烈将军之子袁渤阳:“禹城战争实际上就是一种大规模的歼敌战,这一点老父亲跟我们说过,就说那场战争打的特别的痛快,日寇他不承认你这个的军队,他认为你的军队就是土八路,所以他根本看不起你这个军队,很猖狂的,所以说这个时候我们就是坚决要把这一股最后的盘踞在禹城的这些敌人,一定要给它消灭掉,憋了很长时间的气了。”

  袁渤阳回忆,在子女眼中,父亲袁也烈是一位儒将,组织能力强,禹城大战就是父亲指挥能力的一次体现。围绕禹城发生的战斗,终于交出了一份胜利的答卷。袁也烈将军之子袁渤阳:“所以这场战争奠定了什么?奠定了山东我们的革命根据地得到了巩固。”

  陈璞平:“从战略层面来讲,拔掉禹城侵华日军这个钉子,随后就能够解放德州,贯通津浦线,把铁路东西两边的渤海解放区和冀鲁豫解放区连成一片。形成一个非常稳固的山东解放区的大后方。这样对我们未来粉碎反动派对山东重点进攻,特别是对整个华东战区战局的改变,都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禹城,一个紧靠南北铁路干线的小城,又是一座不屈服的英雄城。饱经战火的岁月,沉淀在这里,它不仅铭记在档案书籍中,更印刻在无数老百姓的记忆里。来来往往的列车,也将带着这些英雄故事,沿着百年津浦线,播撒在更广袤的大地上。

上一篇:女生应该何时开始佩戴胸罩?_39健康网_女性
下一篇:没有了
香港挂牌| 六合宝典| 凤凰天机生活幽默开奖| 香港正版挂牌记录| 彩霸王玄机单双四肖| 六合跑狗图库| 令晚六会彩开奖结果| 刘半仙推背论坛| 白姐输尽光| 小鱼儿心水论坛藏宝图|